王朔--感谢2016

到了年末,时间过得真的很快,照例到了做年终总结的时候,不为别的,就为了表示自己又多活了一年,我很欣慰。

这样的开头总是那么似曾相识,没办法,“江郎才尽”是每个才子都无法避免的客观规律,就像天道循环一样无可例外。

所幸,我还远远没有到“江郎才尽”的地步,即使有人这样说,我只能送他一句“你懂个屁”。我只是懒得去想什么惊风雨泣鬼神的神句,对,“懒”是个好借口,它为我失败的人生找到了很多安慰,我很欣慰。

我常常想:我本来应该有个很牛逼的人生,只是因为我太懒了。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轻松。人生不就是那么屁大一点的事吗?生生死死,不过浩瀚宇宙中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尘埃,别特么太把自己当回事,我都懒得吃喝拉撒,一切都是逼不得已,我很忧郁。

以上这段话是送给那些像我一样失败的卢瑟们,希望能给你们一点点安慰,正是有了你们,我才感觉到生活还有希望:原来还有比我更惨的人,我很欣慰。

 

2016年,是个值得感谢的年份,今年我写了十年来最多的诗,即使平仄不分;写了最多的文章,即使胡言乱语;去了最多的地方,即使走马观花;认识了最多的姑娘,即使都与我无关。

即使这些都不过是幻觉,但也让我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气在慢慢复苏。虽然我有很多优点,但最让我自己欣赏的一个优点是:只要有一点光,我的心里就会长出一颗芽。

不得不承认,我是个外表脆弱内心也脆弱的人。我总期待着有一个天使将我带出痛苦的深渊,总期待着有一个人对我说“我养你啊”,总期待着有吃有喝到处闲逛。

你要问我凭什么,我只能说因为我懒啊。当我一无所有一事无成一瓶白酒都喝不了的时候,“想得美”成了我唯一的依靠。

 

2016年,我又思考了很多次人生,我觉得“思考人生”是可以和“减肥”、“自拍”并列为人类可持续终身的三大事业。但如果光思考人生,而不能谈谈人生,也是件很悲哀的事情。

作为一个不信鬼神不拜佛的人,我却常常把上帝佛祖老天爷挂在嘴边,并不是想轻薄他们,而是有时候我很希望能找个人谈谈人生,恰巧他们都是善解人意的好人,让我不至于太寂寞,我很欣慰。

 

2016年,除了上帝佛祖老天爷以外,最值得感谢的是那些或远或近的朋友们。当爱情只是场交易,当亲情成了一句“我很好,不用担心”的时候,朋友就成了我最大的安慰。

朋友不必非要掏心掏肺,也不必天天嘘寒问暖,更不必是来拯救我的天使。朋友只需没事请我吃吃饭、看看电影、送送礼物就可以了,即使这些都做不到,对我说一句“还活着呢”、“你咋还那么帅”也就足够了。

从某个角度说,人生其实就是一场回忆,失忆的人基本也就失去了自己的人生。而回忆大多与人有关,特别是刻骨铭心的那些记忆,总不至于是啃了一盘酱猪蹄吧。

别跟我扯什么孤独,我了解它不比你少,孤独不代表与世隔绝。如果你真的宅在家里几十年,不论你读多少书,看多少影视剧,你的人生都将基本是片空白。除非你是个作家,能用自己的笔构建一个个奇妙的世界。

但可惜没有几个人能成为作家,没有朋友会让人失去很多生活的乐趣。虽然我也常常独来独往,但我绝不会拒绝认识几个有趣的朋友,即使很可能只是相逢一笑后再无相见之日,又有什么可惜呢?不必强求天长地久,此刻我为你唱一首歌,读一首诗,正好你也喜欢,这样就足够了。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长情,真心不一定能换到真心,有的人你当她是宝,她当你是草,尤其是满嘴谎话的人,不管她的话说得再怎么漂亮,也遮掩不住那颗千疮百疤的心。对这种人,只有一句话:“有多远滚多远!”

这十年我认识了很多人,有辜负的,也有被辜负的,我都要感谢你们,顺便告诉你们:我过得不好,你们就安心吧。

 

2016年,就像往年一样,又发生了很多事,尤其是娱乐圈的爱恨情仇,我们真是为娱乐圈操碎了心,三观一次又一次碎裂,但我们要比伊拉克、叙利亚人民幸福得多,至少不用担心一颗炸弹把键盘炸坏了。

2016年,我做了一些事,但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到,比如从来没有夹上来一个毛绒玩具;还有很多钱没有赚到,可能这辈子都赚不到了,我很忧伤。

2016年,我遇到了一些人,但还没有遇到那个美丽善良温柔贤惠知书达理冰清玉洁蕙质兰心色艺双绝开心时陪我笑不开心时逗我笑不用送包不用买钻素颜好看做饭好吃的姑娘,可能下辈子也遇不到了,我很忧伤。

2016年,终于要正式开始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我很欣慰。这世界纷纷扰扰,还有什么比做喜欢的事、爱喜欢的人更有趣的事呢?别跟我说什么改变世界的豪言壮语,“有趣”就是我追求的终极目的,我就是这么一个肤浅的人,我很欣慰。

 

2016年即将过去,都好好活着吧,毕竟每天都有人死去,不缺你一个。

此刻,我很怀念你温暖的笑脸。


2017-01-04  

评论(1)

热度(8)

  1. 逝水流年裁子(1919)有见地、求实证,思行合一。 转载了此文字
    😃